中文English

今天是2020年05月28日

在线公告

蓝辉新材料在聚氨酯领域凭借良好的市场信誉,优异的产品质量和超前的服务意识,公司发展迅速,赢得了众多中小企业客户的赞誉。作为一家深耕于精细化工领域,致力成为聚氨酯行业优秀企业的公司,我们目前已经与巴斯夫、拜耳、亨斯迈、NPU、烟台万华等国内外知名化工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为客户提供高性价比产品的同时,还倾力打造在物流配送、产品配套、技术咨询等客户服务方面的区域竞争优势,竭力为客户创造价值。


石油危机的下一章 行业大面积停工关门!

2020-04-28
负油价、在海面上“流浪地球”的油轮、贸易商五花八门的另类储油方式——当前原油市场的种种异象表明,石油危机正不可避免地步入下一章节——石油行业大面积停工关门!

新冠病毒对经济的影响已经在石油行业掀起了一轮风暴。首先,它破坏了需求,因为社交隔离下企业关门,人们不得不留在家里。随后,油库开始被填满,交易员们求助于远洋油轮来储存原油,希望未来油价能有所上涨。

如今,随着航运业的油轮售罄,航运价格正飙升至极高水平——这表明市场已变得多么扭曲。

停产的幽灵——以及它们对就业、企业、银行和当地经济的影响——是促使世界各国领导人联手有序减产的原因之一。但显然,危机的严重程度使他们的努力相形见绌。产油国的减产协议并未能阻止油价在上周跌至零以下,现在关停已成为现实。对生产商和炼油商来说,这是最糟糕的情况。

从理论上讲,最初的减产本应开始于欧佩克+,该联盟本月早些时候同意从5月1日起减产。然而,在上周一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暴跌至每桶-40美元之后,美国页岩油行业反而“抢先”开始了减产。根据贝克休斯公司的数据,上周闲置石油钻机数量达到60台,全美活跃钻机数量降至378台。按百分比计算,上周降幅为2006年2月以来最大。

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石油开采商45%的石油钻机闲置,六周降幅为有史以来最大。随着开采商取消更多合同并放弃了项目,这个直到去年还苦于无法找到足够工人或设备来满足日益膨胀的需求的行业,如今正在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下滑。

大宗商品交易商托克集团(Trafigura Group)石油交易联席主管Ben Luckock表示:“上周一的负油价确实让人们意识到,石油生产需要放缓。这是市场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当头一棒。”

托克是美国墨西哥湾最大的美国原油出口商之一。该公司认为,随着企业对油价下跌做出反应,德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北达科他州和其他州的原油产量下降速度将远远快于预期。

在油价上周一暴跌之前,人们的共识是,到12月石油日产量将下降约150万桶。而现在,市场观察人士认为,到6月底就会出现这一数字。咨询公司IHS Markit Ltd.的石油分析师Roger Diwan表示,“油价下行压力的严重程度可能会成为石油开采活动立即减少的催化剂。”

实物市场的价格冲击尤其严重: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和页岩油生产商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都宣布了停产计划。俄克拉荷马州的监管机构投票允许石油钻探公司在不失去租约的情况下关闭油井;新墨西哥州也做出了类似的决定。

多年来,北达科他州一直是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代名词,但现在,该州正经历着一场快速的停业潮。石油生产商已经关闭了6000多口油井,将日产量减少了约40.5万桶,约占该州总产量的30%。

减产并不仅限于美国。从非洲贫穷的内陆国家乍得到越南和巴西,产油国现在不是在减产,就是在制定减产计划。

北海石油公司Serica Energy的负责人Mitch Flegg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想引起轰动,但的确,肯定存在关闭的风险。在世界某些地区,这是一种现实存在的风险。”

在上周召开的紧急董事会会议上,大大小小的石油公司讨论了一种前景,这是所有石油公司高管所见过的最悲观的前景。对于小公司来说,接下来的几周将全是为了维持生存。但即便是对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这样的大公司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大型石油公司将在本周公布业绩时,提供有关此次危机的深度研判。

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其他欧佩克成员国将在本周五加入减产行列,将日产量削减970万桶,降幅超过20%。沙特阿美已在缩减规模,以实现这一目标。俄罗斯石油公司则宣布,其乌拉尔原油的出口量将在5月份降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

即便如此,这可能还不够。每周有5000万桶原油进入储油库,足够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一起使用。按照这个速度,到明年6月,全球的石油储备设施将告罄。而随着陆地储油库被填满,油轮需求也激增。美国海岸警卫队上周表示,加州近海停泊了太多的油轮,他们正在密切关注情况。

危机爆发前,全球每天消耗约1亿桶石油。然而,目前的需求在6500万至7000万桶之间。因此,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全球约三分之一的产出需要关闭。

停工关门也将进一步蔓延至炼油业。过去一周,美国最大的炼油商之一马拉松石油公司(Marathon Petroleum Corp.)宣布,将停止旧金山附近一家工厂的生产。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已经关闭了位于阿拉巴马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三家美国炼油厂的几个装置。在欧洲和亚洲,许多炼油厂的开工率只有一半。截至4月17日当周,美国炼油商每天仅加工1245万桶原油,为除飓风情况下至少30年来最低水平。

石油交易员和咨询师说,未来还会有更多炼油厂停产,特别是在美国。美国的停工时间比欧洲晚,需求仍在萎缩。Facts Global Energy炼油业务主管索耶(Steve Sawyer)说,全球炼油厂5月份可能会暂停多达25%的总产能。

“没有人能躲过这颗子弹。”




分享到: